黃昉苨《中國青年報》(2014年12月17日10版)
  有人說,徐元章走了,上海“老克勒”的時代也就結束了。
  這位昔日上海灘“顏料大王”周宗良的外孫,用大半輩子在外公留下的宅子中緬懷。現在,他也許帶走了這城市最後一絲殘餘的老派精神。
  世人記得他,因為他一度將老上海的舊時光凝固在自家洋房裡,曾經的風尚,曾經的老英文歌,曾經的彩燈與舞廳。哪怕參與者都已滿頭銀髮,哪怕有一些境況再也不同:他們得悄悄地留下一些錢補貼豪宅主人的電費。
  他能畫上海最美的油畫,坐守一大筆祖產,卻沒能逃脫敗落潦倒的命運。他早就說過,“離開寶慶路三號,我是要死忒的呀。”
  為什麼他會得到那麼多紀念?也許是我們這個時代,一個愛美、純粹而無用的人,已經再不可尋了。  (原標題:徐元章:結束)
創作者介紹

xmfeuucxyrvog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